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安义县哪里有好吃的_新闻天下——读取天下新闻

安义县哪里有好吃的

招远市电子城在哪里

吴沙资料图

原标题:吴沙:不寻常的告别晚宴

本刊记者 王兆伟 发自广州

2015年10月26日上午,广州市委政法委召开全体干部大会。会上,广州市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李瑾宣布市委副书记陈如桂兼任市委政法委书记,原市委常委、市政法委书记吴沙卸任。陈如桂在讲话中称赞了吴沙工作卓有成效。但10天之后,陈如桂之言“尚温”,吴沙却黯然落马。

设便衣支队“攒政绩”

一名与吴沙相熟的人士认为吴沙能干、老道、口风严、人脉足。在广州一些老百姓看来,身为市公安局长的吴沙很会“急百姓之所急”。坊间津津乐道的一件旧事颇能反映吴沙的“官品”。

在一次接访群众时,有小区业主反映,在处理业主与开发商的纠纷时,民警不作为,导致业主被打伤,钱包也被抢走。对此,吴沙当场表示,“作为市公安局局长,我绝不允许手下不作为让广大市民受到不法侵害。”

为了改善治安环境,吴沙表面上下了不少功夫,做了许多事,其中,由他主导成立的便衣支队表现尤为抢眼。

广州火车站等人口密集地的犯罪率高发,广州市几任公安局长都想方设法整治,但效果差强人意。吴沙升任局长后,提出成立一支专门整治该问题的特殊警队,即便衣支队。2006年3月,这支数千人的便衣警察支队成立。

“建制上,支队直属于广州市局。但其一切都牢牢控制在吴沙手里,支队的事情都是吴沙说了算。”一名知情人士透露,吴沙之前长期担任番禹区公安分局局长,为了掌控便衣支队,新成立的便衣支队由原番禺分局扩充人员组成,曾是吴沙下属的朱旭青成为便衣支队支队长。

便衣支队组建后,为了尽快获得“领导肯定”,吴沙命令便衣支队在广州市各主要流动人口聚集区开展大规模的抓捕行动。支队工作初见成效,火车站等地的治安有所好转,刚升任广州市长的万庆良还对便衣支队的工作给予好评。吴沙也想借机将便衣支队打造成广州的一张名片。

2012年4月,由广州市公安局、广东电视台合作拍摄的电视剧《便衣支队》播出。“但支队的实际情况绝非像电视剧那样无私和光鲜,”一名便衣支队民警家属告诉记者,“吴沙和朱旭青在支队培养嫡系,队员们凡事都得言听计从。”

这名家属表示,因“工作上与上司关系紧张”而被调离便衣支队、被迫退伍的人很多,甚至还有自杀的。南方都市报曾报道,2013年7月1日,便衣支队一大队刘某因在工作中备受领导打压,长期不被安排实质性工作,最终不堪重压从12楼坠亡。然而“迫于吴沙和朱旭青的权势,大家只能三缄其口。”

随着吴沙的落马,朱旭青也被带走协助调查。据悉,与朱旭青一起被带走的,还有吴沙的情妇。那名情妇是朱旭青“孝敬老上司”的厚礼之一。

直系下属“纷纷落”

吴沙落马一年前,深圳市委常委、市政法委书记蒋尊玉被查。两个副省级城市的政法委掌舵人先后被查,广东本地官员难免会私下比较一番。蒋尊玉不仅巨额受贿,还多次参与嫖娼、赌博等,被称为“五毒干部”。与蒋尊玉相比,吴沙“毒虽不满五,但毒性更深”,广州市委组织部一名干部如此评价。

吴沙浸淫公安系统30余年,担任广州市公安系统主要领导长达10年。“从某种层面而言,吴沙作为老公安,在治安上是一把好手,很有魄力,能干也敢干。但有时会‘用力过猛’,导致‘乱作为、胡作为’的现象频出,反而对治安产生负面影响。”上述干部说。

杨箕村城中村改造和广州市全面禁摩是吴沙“用力过猛”的典型案例。广州市不少干部认为“城中村改造和禁摩原本是好事,但吴沙在参与或主导过程中表现得太急功近利。”

吴沙担任广州市公安局局长后,要求从2007年元旦开始,在广州市彻底禁摩。“禁摩后,‘摩的飞贼’等现象大为减少,但失业摩的司机成为新的社会不稳定因素。”广州一名市民说。

一名知情人告诉记者,如果说吴沙禁摩是出于公心,那么他在杨箕村城中村改造中前后态度的转变则是出于私心。

杨箕村位于广州市内环路外侧,改造过程中,有几户村民因不满拆迁赔偿成了“钉子户”。为了保证工程进度,拆迁办启动强拆程序。

吴沙起初并不赞同强拆,要求现场的公安干警必须“克制”。但之后,吴沙的态度发生转变,还亲赴现场商讨强拆事宜。知情人透露,这是因为“开发商答应给吴沙好处。”城中村拆除后,原来租住在其中的外来务工人员只能另谋住处,生活成本增加,不满情绪蔓延开来。

2012年初,吴沙卸任广州市公安局长。同年夏天,他原来的直系下属,被称为“房叔”的原广州市番禺公安分局副局长蔡彬、原广州市公安局副局长何靖先后被查。

广州市公安局一名警官告诉记者,“那段时间,没有了‘吴局’坐镇的市局领导层人心惶惶。”就在原副局长何靖被调查期间,党委副书记、副局长祁晓林自缢身亡。

在祁晓林自缢身亡情况调查通报会上,吴沙做了具有定性性质的“作证式”讲话:“经现场勘查和法医检验,祁晓林符合自缢死亡。另经向有关部门了解,没有发现祁晓林有违法违纪问题。”

对于“房叔”蔡彬的违法问题,吴沙曾私下向心腹讨论道:“小蔡要那么多房子有啥用?!简直是玷污这身警服!”他何曾想到,自己只关心“钱袋子”,早已玷污了“那身警服”。

其实自2012年以来,当地司法界就有对吴沙的质疑和举报。2012年,广州律师崔立忠曾向广州市国土资源和房屋管理局提出申请,请求公开吴沙和其配偶及子女的房地产信息,但此申请被一再搁置。2014年下半年,崔立忠还向广东省纪委实名举报吴沙大肆干预司法。然而直到2015年下半年,在广东省巡视组发现其违纪线索前,吴沙仕途都未受影响。

“后会有期”

面对下属或被查、或自杀的境况,吴沙一直战战兢兢。但直到宣告退休,吴沙依然“安然无恙”。

早在2015年9月,彼时年满60岁的吴沙已经开始筹划退休后的生活。与吴沙走动较为频繁的老下属早已从他波澜不惊的面容下看出了各种焦虑。

退休前几个月,吴沙一改往常在下属面前不苟言笑的模样,私下多次讲起,“找个机会,把跟了自己几十年的‘老人儿’们叫到一起聚聚。”吴沙所说的“老人儿”是广州市公安局的原下属。

广州市委政法委某工作人员透露,“虽然吴沙担任广州市委政法委书记近9年,但他从来都是认为公安局的‘兄弟’才可靠。”

据知情人介绍,10月23日,吴沙把跟随他多年的十来个老下属叫到了广州市委政法委附近的酒店。酒过三巡,当吴沙和老下属们回忆起十几年“生死与共”的公安生涯时,唏嘘不已。吴沙意味深长地说:“咱们这些人没倒在‘前线’,不知会倒在哪里?”

老下属们发现那晚的吴沙似乎有些“亲和”,大家也就放开讲话了。宴会上有人提起“再过几个小时,就是蒋尊玉落马一周年了。”此言一出,热络的宴会登时死寂一片。大家不约而同地看向吴沙,发现他低着头沉默不语。

事后,一名赴宴者向该知情人提起,平时对烟酒极为克制的吴沙,当晚“吞云吐雾”、觥筹交错。最令赴宴者们感到不寻常的是,吴沙一改晚上11点准时回家的习惯,当晚迟迟没有起身回家的意思。

凌晨钟声响起,吴沙突然端起酒杯站在窗边,朝向东山湖公园的方向久久凝视。将近一分钟后,吴沙高举杯中酒在空中比划了一圈,继而洒在地板上。临走时,他对身后的老下属说出4个字,“后会有期”。

据那名知情人分析,吴沙可能早已预感到未来“不妙”,才有宴会上的奇怪举动,因为东山湖北滨恰恰是广东省纪委的办公所在地。

解读新闻热点、呈现敏感事件、更多独家分析,尽在凤凰网微信(ID:ifeng-news),欢迎关注。

招远市电子城在哪里

最新文章
推荐内容